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剑三】【佛秀】【BL】第二章

注:1.我真没想到我居然把这个没有名字的佛秀文继续写下去了。然而史密斯夫夫还没有更,对不起追文的小可爱们,我会尽快的(◑▽◐)

2.跳舞的一段先听剑三bgm《巴蜀风云》再听银临的《牵丝戏》风味更佳。一边听一边难过地码出了文……



一晃眼八年过去,萧玉只身闯荡江湖已经有两个年头了。只是他过得并不顺利。

若不是身受了重伤去找万花谷来的大夫医治,他也许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病。

大夫说他体内本身有一股极阴之气,大概是娘胎里带的,再加上修那七秀内功,阴阴相碰,需要定期有阳性气力传功,或者直接放弃修七秀内功,不然那阴气将缓缓腐蚀五脏六腑,他将活不过三十岁。

他听罢先是一愣,随后苦笑,自己本身就是浮萍一般的身世,若不是七秀坊,他或许早就死在人贩子的鞭笞之下了。放弃七秀内功,等于放弃了自己的再生父母,他是坚决不肯的。

大夫无奈,只得建议他多修云裳之法,可以助他静养五脏六腑,少用那冰心诀,少沾染些血腥气。萧玉一一应下。

大夫又给他开了补阳气补气血的方子,让他每月熬汤药喝。萧玉心觉无奈,他一介莽夫闯荡江湖,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做这细发事呢?


况且,他注定无法逃离那血腥气——

萧玉站在恶人谷谷主王遗风面前一边作揖,一边自嘲地想。



他再次见到弘法是在一次浩气盟侠士和恶人谷侠士的混战中。

远远望去,他袈裟披身,盖帽遮住面容,法棍挥舞出一道道金色的光影。他站在高地上,身影逆光,仿佛战神临世。

即使中间隔了十几个浩气盟和恶人谷弟子,他也能认出来,那是他。

萧玉硬是杀出一条血路,在离他只有十几尺的地方,他看到弘法腰间别的黄铜龙纹铃铛——

和一张浩气盟的令牌。

眼看一个和弘法近身对战的恶人谷的师弟就快要支撑不住,弘法的棍马上就要落下,萧玉一个飞身将师弟推开,电光火石间,“叮”的一声,萧玉手中的双剑和弘法的法棍撞在一起,剑气震得萧玉手心生疼。

“弘法。”他苦笑道。

他看到他一瞬间由平静转为诧异的眼神。

“……萧玉兄?!”

周围的浩气盟人士和恶人谷弟子还在拼命地厮杀,剑与剑碰撞的火花声,怒吼声,机关车弩的发射声不绝于耳,但是萧玉觉得仿佛空气已经凝固,时间静止在了四目相接的这一刻。他们对立的处境仿佛是莫大的讽刺。

弘法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面对萧玉他本应万分欣喜,但萧玉失落黯然的眼神让他立刻意识到他俩如今尴尬的身份。

“萧玉兄……”弘法开口,萧玉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他质问自己为何要加入恶人谷云云,结果弘法打量他一番,皱眉道,“你也太瘦了。”

萧玉一愣,还未做出反应,突然脚下一轻,弘法一手环着他的腰就飞身而起,以一个正面相拥般的姿势,向远离战场的方向去。

萧玉在空中看着迅速变小的厮杀人群,心中苦涩不已。上次被少年的弘法带飞,脚下还是秀坊的水榭楼台,现如今物是人非,不知到底是何处有岔,竟落到这般田地?

一路上弘法一声未吭,竟然直接把他带出了恶人谷的管辖范围。

这时萧玉才开口问他:“你是要带我去哪?”

弘法没应,再次运功,落下在一个小山丘上,头顶是一棵火红的枫树。

脚一落地,弘法便松开他,往后站定一步,看着萧玉,却欲言又止。

萧玉心中有千万言,到了嘴边又觉得太无力。

两人就这样相对沉吟了许久,最后萧玉试探地说道:“那铃铛,你还带着呢……?”

弘法低头摸上铃铛,微微一笑:“当然……我一直带在身上,就怕哪日遇见你,能让你认出。”

“你不带我也认得出。”萧玉脱口而出。

弘法沉默,定定看着他。少年初长成,萧玉眉眼更加精致英气,而眼神里却似有一丝疲惫和老成。他身着水红色外袍,一看就是秀坊的制作,衬得他皮肤苍白。

弘法细细打量他,说道:“若是我刚才看见你,也必然能一眼认得出你。”

萧玉微笑,问他相别八年,都做什么去了?

弘法一一道来,说自己自从十二岁那年出门闯荡开始,四处云游,去了扬州,枫华谷,洛道,遇见过各路江湖势力,最后在一次机缘巧合下结识了浩气盟的可人,便被引荐进了浩气盟。

萧玉仅说自己从秀坊出来两年,后入了恶人谷而已。

弘法心觉他似乎不愿多说,也便不再问。

萧玉又说,自己现在暂住在一处山中的木屋,若是无事可以来拜访他。说罢住处的详址,便转身飞身而走,往那战场处去了。

弘法未留他,只在心中默默记下了。看他在空中脚步坚定,已经不是八年前那个会因叫他一声便气息不稳的小男童了。

弘法默默看着萧玉的背影变小,心中五味杂陈,去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最终他只得以报告战况为由飞身回了浩气盟。



两日后,弘法顺着山路踏上那清幽的小径,一路上桂花香气阵阵扑鼻。现在秋意正浓,天气转凉,这山中幽然静谧,丝丝凉意侵袭进衣袖。

远远看见那矮矮的小木屋,门开着,门外一个小砂锅在火上咕嘟咕嘟煎着药。门外的木架子上晾着几件衣服。

弘法还未走到门口,就听见萧玉在里面说:“进来吧。”

弘法进屋,发现萧玉背对着门口盘腿坐在床上,上衣散落在周围,肩膀到后背缠着一层绷带,床上还有余下的绷带和一把剪刀。屋内一股檀香的气味,混杂着药味,压住了一丝几乎不可察觉的血腥气。

他在给胸前的伤口换药,背后的蝴蝶骨随着手上的动作更加明显深邃。

弘法这时候才注意到,萧玉乌黑秀丽的长发间夹杂了几缕明显的银丝。

弘法默默看着他换完药,套上外袍,转过身来笑盈盈地让他坐下。

萧玉去桌边泡茶,弘法坐在竹椅上看他纤细修长的手指将一片片嫩绿的茶叶放入紫砂壶,再拎起桌上的水壶缓缓将热水倒入。弘法这时才注意到桌上烧着的一支檀香,和少林寺殿内的气味极为相似。檀香像是新烧的,才刚烧了四分之一不到。

“我去年曾去过少林寺。”萧玉突然说道。那声音淡然,似乎所说的话和自己无关,“我拜访过住持和你的大师兄,大师兄说你年少就在世间行侠仗义,在百姓中间小有名气,是少林寺弟子们仰慕的对象。”

弘法一愣,没想到他居然自己去了少林寺。

“……然后被浩气盟邀请,成了浩气盟的得力武将。”萧玉继续说着,端起茶壶轻轻摇晃,洗第一遍茶。

弘法垂下眼,他能听出萧玉语气中的失落和隐忍,但是觉得他什么都不能说,也什么都不该问。

萧玉把水倒掉,开始第二次加水,“少林弟子果然心怀宽广,即便知道我是恶人谷名下,也悉心招待了我,带我参观你们的藏经阁和习武场,还带我试跳了梅花桩。”萧玉说到这里,不自觉浮现了笑容。

“那梅花桩真是难以驾驭,我跳了好多次才成功,你大师兄说你从小脚下就稳健,是他见过跳得最快的弟子。”

弘法说:“他是夸大了,我当初也是日夜练习才练出来的。”

萧玉笑笑:“你才是夸大了。八年前我就见识过你的轻功,这需要极大天赋才能达到如此程度。”

萧玉倒茶,把茶杯和茶壶端放在茶盘里,道:“走,我们去外面的石桌上喝茶。"

外面的石阶旁有一颗大桂花树,树下是一张圆石桌和四个小石凳。桂花零零星星落在茶盘边,淡淡香气萦绕。他俩相对而坐,一人端一茶杯,缓缓啜着。

萧玉端起茶杯,也不看弘法,自顾自说道:“这地方是王遗风谷主给的,我说我喜清净,他说若我不嫌,就派人将这住处收拾了给我。我自是求之不得,便常住下了。这桂花到秋季开得盛,可以采下做桂花糕。万花的医师也爱做这劳什子事,爱来帮我,做了给弟子和守卫们带去吃,他们也喜欢得紧……”

弘法听着,细细看眼前人,肤白如纸,唇上却一抹嫣红,似涂了胭脂一般。长发在后面随意束起,几缕发丝垂在脸侧,衬得轮廓更加瘦削。

“这茶是谷中的秀坊同门带给我的。秀坊也种茶树,我在坊里的时候也常跟着师姐妹去采,就是容易碰到大虫子,总把师妹们吓得又是发功又是亮剑的……

“我许久未回,也不知道师姐师妹们如何了……”

萧玉说到此处,眉目低垂。

“罢了罢了,不说了这些了。弘法兄,多年不见,我的舞技可是长进不少。八年前那次之后,坊主竟也鼓励我和师姐们一起练剑舞了。虽比上不足,但比下也有余。不知你是否有雅兴观赏?就当是我当初未能同你一起看舞的赔罪了。”

弘法有些犹豫,萧玉调笑道:“怎么了,我又不是女子,你还怕破了戒不成?”

弘法脸上一热,萧玉也不等他答,起身只手将架子上的水袖红衣拉起披上,拿起门边的双剑,在空地上挥舞起来。

然而萧玉的剑舞不似观赏舞步,倒像一步一见血的招式。少了些妩媚,多了些爽落。然而萧玉转圈之际看了站在树下的弘法一眼,突然将双剑收到背后,抽出腰间的红扇,飒地打开,半掩面容,舞起第二段。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弘法也是读过不少诗书的,但是此时却只觉口拙,不禁无声地念起坊中流传的杜甫诗句。

空中飘落的白桂花被水袖和红扇扇得四处飞扬,如雪絮般随着萧玉的双臂周围的气流舞动。不知何时,下起了毛毛细雨,山中烟气逐渐蔓延,清冷的水滴温和地附在身上,打湿了二人的衣襟。但是谁也没有介意,谁也没有先开口,他舞得尽心尽力,他看得别无他想。

七秀的气场在他周身环绕,如梦似幻,这幅景象,要谁说来,也不似人间有。

雨珠渐渐从毛毛雨变成大颗水滴,萧玉一个转身的舞步,捡起靠在门里的红色油纸伞,又一个转身,右脚点地,腰身压下,左腿后抬踢到头顶,撑起伞在头顶高高举起,定了一个姿势,罢了方

才恢复,最后转着伞转圈舞到弘法面前,将他护在伞下。

弘法呆愣地看着突然近在咫尺笑盈盈的眉眼,此时此地,似乎万千说辞都不应景。

“小和尚,我听师姐说,佛家弟子为我秀坊还俗者最为多,若我是女子,你会为我还俗吗?”




评论(4)
热度(20)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