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SD】【史密斯夫夫】第四章

Sam今天原本的计划是,用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好吧,这听上去挺诡异又有点娘兮兮,尤其是当你发现和自己生活了五年的丈夫跟你做一样极端的工作。但他的确考虑用一顿丰盛的晚餐作为突破口,想办法以不那么惨烈的方式谈谈他们的“竞争”问题。

很明显,这结局不怎么好。

他试图冲到路中间拦住Dean的时候,他发誓Dean开车的架势绝对是气得一心只想把他撞成植物人。最后他狼狈地从Impala的车顶滚到了地上,期间不停地敲打车身对Dean大喊着让他冷静下来好好谈谈,Dean唯一的回应是继续猛加油门,直到Sam不得不跳车,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Sam头疼地趴在路上看着Impala扬长而去,当他沮丧地回到自己房子的花园时,他的好邻居——小个子的男人Garth,探头探脑地躲在自己房门后面,目光越过花园边界的栅栏面露担忧地瞅着他。

“Sam,你还好吗?我刚才听到Dean的车,还有巨大的刹车……声。”

Garth狐疑地打量着Sam被染上灰的脏兮兮的毛衣,上面还粘着几片树叶子,而Sam正狼狈地把自己头发上的枯枝败叶拍打下来。

“哦,老兄,你看上去像是刚被抢劫。”

Sam赶紧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把手枪别在身后的裤子边沿里,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我很好,”他几乎是横着挪到自己的家门前(为了不让Garth发现自己背后毛衣奇怪的鼓出来的一块),耸了耸肩,“婚姻啊,Garth。”随后迅速闪进屋,砰地关上了门。

“你说那个人是Sam?!”米黄色风衣的男人一时间难以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皱起眉头微微张着嘴。

Dean又拿起瓶子灌了一口威士忌,他已经把自己沉浸在辛辣的酒精海洋里有一会儿了,如果不是Cass走得晚还待在总部写报告,阻止了他拿更多的酒,他可能要喝干Ash的私藏直到酒精中毒,等着第二天一早他的同事们发现他浸泡在玻璃渣和威士忌里的尸体——伴随着电脑天才心疼的哀嚎。

“慢慢来,Cass,我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因为很明显,我他妈也接受不了。”Dean揉着自己的眉心。

“好吧……如果说那个人真的是Sam,那意味着……”

“他也知道我了,他还他妈对我开枪,你敢相信吗?我竟然他妈跟这样一个家伙生活了五年。”Dean自嘲地哼笑了一声。

Cass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无法想象一向文质彬彬的律师Sam对着Dean开枪是怎样的场景,只得斟酌地开口:“Dean,我觉得你需要先冷静下来,理清思路……”

“我需要的不是冷静,是离婚。”

“哦,好吧,这的确也是一方面,但我的意思是——你觉得他是真的要杀你吗?你现在该怎么办?还有,上面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样?“

Dean沉默不语,长期杀手生涯训练出的大脑早就本能地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Cass说得很委婉,但是Dean知道自己将面临一场巨大的考验。

“我大概知道上面的会作何反应,很明显,让我做我最擅长的事——杀了他。”

Cass点点头,思考了一会儿,认真地问道:“你下得了手吗?”

Dean低头摩挲着酒瓶上的标签,喝干了最后一点威士忌。

“我会的。”

Cass离开之前像个老母鸡一样把Ash的酒锁了起来,并让Dean举手发誓不会再喝更多了。Dean送走Cass,窝在Ash的躺椅里,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我会吗?亲手杀了他?Dean试图想象自己对自己丈夫开枪的画面,随后因为这个想象而脊背发凉。

Sam英俊的脸和高大的身材浮现在脑海里,从认识Sam到陷入热恋,婚前在Sam的公寓同居,再到Sam求婚,结婚,结婚后买了房子,去欧洲蜜月……记忆中的各种各样的Sam不经控制地掠过脑海,令Dean头痛欲裂。

Sam一夜没合眼,并且觉得安全起见不该待在家里——以免Dean带着火箭筒回来直接把房子炸掉。于是他直接开车去Samuel家借宿。

他很清楚他们组织会下达怎样的命令——要么他自己解决掉Dean,要么派别人去解决掉Dean。

翌日,Campbell家族的成员和一些同事在Sam家底朝天搜了个遍,专业的素质使他们很快发现了工具房地下另有乾坤,领头的搜查者Meg目睹了满眼的各类武器之后甚至吹了个口哨,手一挥示意手下把它们全装走。而Gwen在卧室翻出来他们尘封多年的结婚录像在电视上播放。

这是段混乱而欢乐的录像,充斥着叽叽喳喳的人声,镜头刚开始有些抖,很明显录像的人在不断走动,镜头最终聚焦到Sam和Dean身上,两人身着一样款式的黑色西服,Sam的领结是暗红色而Dean的是深蓝色。这时候他们已经交换过戒指,立过誓言,宾客们起身起哄之后开始相互交谈。现在看来,那场婚礼简直是一场滑稽的大型“同行见面会”和扯谎比赛。

Sam把Meg介绍给Castiel的时候,他们握手,Cass说自己是4S店“负责记账和出纳”的,而Meg声称自己做“收集证人情报”的重要工作,“为Sam的辩护官司打好基础”,以及“Sam不喜欢文书工作,每次都要我们帮他擦屁股,整理事后文件”。Sam瞪着信口开河还顺带讽刺自己的Meg,用眼神警告她,然而她只是完全无视她口中的“喜欢压榨同事的长发恶魔Sam Campbell”,给Cass抛了个媚眼并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Sam发誓她饥渴的眼神简直是想把可怜的Cass按在墙上强吻。

总而言之那是一场还算圆满的婚礼,如果不是Sam在婚礼前一天才从西伯利亚“出差”回来,而Dean在婚礼后的一周都在中东的话。

Sam检查过书房后走进卧室,看到Gwen和几个手下津津有味盯着电视上的镜头——Dean挽着Sam的胳膊,两人笑得像两个腼腆的大男孩,眼中闪着幸福的光芒,西装上沾满了彩色飘带和金粉之类的东西。背景音中,闹哄哄的欢呼连成一片。

“你们在干什么?”卧室的主人冷冷地开口。

“研究。”Gwen答道。

“够了。”Sam抢过遥控器按下红色按钮,画面戛然而止。“我们不是来研究我的结婚录像的。现在,趁Dean还没回来之前所有人回总部。”

“可是上头说不查出他的身份就不要回去……”

“别管了。”Sam打断她。

“你知道你只有48小时,Sam,别怪我没提醒你。”

Garth去应门铃,打开房门,Dean戴着墨镜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花哨的盒子,上面写着“蜘蛛侠”什么的。

“哦,Dean!”

“给你孩子的礼物。”Dean把盒子塞到Garth怀里。

“老天,你怎么突然这么客气……对了,昨天你和Sam怎……”

“Garth,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没有请你到我家参观过,介不介意去我家喝杯茶?”

Garth的问候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Dean在Garth身后像只警觉的松鼠一样在自己家门口左顾右盼,他微微推着Garth向门口逼近,掏出钥匙。

“哇哦,你们家的装潢和我想的一样有品味。”Garth惊叹地看着头顶的吊灯。Dean漫不经心地应和,手一直摸着裤子侧面的枪,确认客厅和厨房都没人之后,慢慢向主卧探查。

“地板是红木的?”

“嗯哼,大概。”

“这个窗帘真好看!”Garth评价道。

“我倒觉得那是Sam最糟糕的选择之一。”

Sam不在,于是随便泡了杯茶打发了Garth之后,Dean小跑到工具房,不出意料的,他的秘密地下领地已经被入侵过了,架子上的宝贝们被搜刮得干干净净,连个弹壳都不剩。

“婊子养的!!!”Dean一脚踢在无辜的工具箱上。

tbc.

剧情发展比我想象得慢(吐血

希望大家可以去随缘居看,搜索“史密斯夫夫”就能找到啦,以前的微博链接都打不开了。

评论(4)
热度(38)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