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SD】史密斯夫夫 第六章

“刚才你忙着挑衅你老公的时候我还有好几道程序没破解!如果那时候Dean引爆了,你就死定了!”Charlie的声音显得惊魂未定。

“我知道你的能耐,你差不多只用了一分半。”Sam在电梯里时悄悄看着手表计了时间。

“好吧,天才预知者!算你命大。”

Sam坐在离发生爆炸的大厦几个街区外的车里,消防警察这会儿正把那儿围得水泄不通。

爆炸的电梯是旁边那个,而Sam安然无恙地从消防通道逃走——Charlie在Ash的控制程序里动了点小手脚,使得监控掐掉的时间和爆炸启动的时间完美重合,造成了Sam随着电梯坠落的假象。

Sam一边开车,一边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很明显,Dean想让他死。他为这个认知而感到胸腔沉闷,难以呼吸。

在和Dean结婚后不久,Sam做过一个决定:他立了一个遗嘱,把所有私人财产留给他的丈夫,包括房子,车,银行存款,当然除了枪支弹药——Dean不能知道这个。如果他真的死了,会有专人上门向Dean解释,编造一个假的死因:车祸,掉进河里,或者是别的什么,总之不能让Dean看到尸体。

因为干他这一行很有可能死无全尸,或者死得很难看。全身弹孔都还是好的。

他会留给Dean一笔足够可观的财产,弥补他,好让他能重新开始,和一个女人或者男人结婚——女人的可能性大些,Sam猜想。这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Dean能忘了他。

只是他从没想过死在Dean手上的可能性。他甚至不能确定,这段婚姻是否只是一个长期潜伏任务,他是否只是他丈夫数不清的“目标人物”中的一个。

“Sam,你还好吗?”Charlie察觉到了他的沉默。

“我很好,多谢。”Sam打开车载DVD,背靠在座椅上,《can't find my way home》的吉他前奏响起——这碟是Dean塞到他车里的,就Dean的品味来说有点例外:没有嘶吼,没有疯狂的电吉他,倒是像一首温和悠然的乡村音乐。

车窗外的街道快速掠过,Sam穿行在城市拥挤的车水马龙中,回忆起在酒吧第一次见到Dean的那个混杂着威士忌味道的夏夜,模特一样漂亮的男人醉醺醺地拍他的肩,胡言乱语地赞扬他的音乐品味,嘴唇因为酒精和反复的舔舐变得亮亮的,绿眼睛里满是笑意——

Sam右转了一半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在往家的方向驾驶。他叹了口气,摇摇头,将方向盘转死调头。该死的习惯。

真讽刺,这大概真的是‘Can't find my way home’了。

Dean失踪了差不多一天,没人知道他去了哪,Castiel猜他大概混迹在酒吧之类的地方,或者直接睡在了Impala里。

而今夜,是Bobby疼爱的养女Jo——Dean的妹妹的生日晚宴。

晚上八点,Dean穿着黑色西装按时来参加了宴会。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微笑着拥抱Jo,揉揉她的金发,祝她生日快乐,和其他人一起碰杯喝香槟。

像是有默契一般,没有人提起昨天的事。Cass决定把所有疑问咽到肚子里,融入他们,而Benny也只是拥抱了一下Dean,和他碰杯。

Bobby略有些担心,但是这个老长官也只是拍拍Dean的后背,把担忧藏在眼神里。

大厅侧边的乐队开始奏乐,大家自觉让出一片空地,给跳舞的人们留出来。Jo邀请Dean,Dean从善如流地牵起Jo在舞池中央转了一圈。

“Dean……”Jo忍不住开口。

“Shhh……”Dean把手指放在唇边,嘴角扯出一个微笑,给了她一个“我很好”的眼神。

Jo只好闭嘴,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他们默默跳了两首曲子,然后Dean松开Jo,让男同事们挨个和Jo跳舞。

Jo目送着Dean先是从侍卫的盘子里抓了一杯香槟喝干,然后从宴会大厅的后门溜了出去。她无奈地摇了摇头——Dean总是这样,把所有的苦闷都藏在心里,拒绝与他人分享。

初春的夜晚,外面的空气有点凉嗖嗖的,但是Dean像是忍受不了自己得体的着装,把西服外套脱下来扔在副驾驶上。他发动Impala驶向最近的一家酒吧,想用除了香槟之外的更烈的酒把自己灌醉之类的——总之他现在没有心情庆祝,即便是疼爱的妹妹的生日。

穿着白衬衣、西裤和皮鞋让他和这家有点脏兮兮的酒吧气质不符,角落里的男人女人们带着点探究意味的眼神打量着他,台球桌上纹着刺青的几个男子有意无意瞟着他。Dean懒得管那么多,走到吧台向调酒师要了威士忌。

“心情糟糕?”调酒师一边问,一边给Dean斟酒。

Dean哼了一声表示应答,仰头喝干了暗色的液体。

“你不该来这地方,像你这样的老实上班族。”调酒师抬抬下巴,示意周围那些不怀好意的彪形大汉,“他们可能会抢劫你的钱包,然后威胁你,让你不敢报警。上周刚出过这事。可怜了那个小伙子,可能还是个学生,被吓得屁滚尿流……”

“多谢提醒。”Dean不耐烦地打断了絮絮叨叨的调酒师,指了指自己空了的酒杯。

“好吧,待会发生什么可不怪我。”调酒师耸耸肩,再次斟满威士忌。

喝干第三杯,Dean突然转头对台球桌上的几个男人喊:“玩玩吗?我押500美金。”

调酒师被他吓了一跳,小声嘟囔:“嘿,这可是你他妈自己要找事的……”

几个男人明显有了兴趣,领头的一个眉毛上有疤的人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待会可别输得哭鼻子反悔。”

半个小时过后,疤痕男气得满口粗话,大骂另外几个男人“连个娘娘腔都玩不过”。

Dean打了个酒嗝,好整以暇地靠在球桌上看着疤痕男的马仔掏出钱包准备拿钱。疤痕男责难地推了他一把,让他把钱收好,转而怒目圆睁瞪着Dean。

“别他妈想从我这拿走一个子,娘娘腔!”

Dean把球杆放在桌子上,缓缓走近疤痕男,似笑非笑地歪头看着他。疤痕男显然没料到这个穿白衬衣黑西裤的家伙这么有种,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Dean的拳头在疤痕男说出第二遍“娘娘腔”之前落在了他左脸颊,力度大得把他几乎掀翻在地。马仔们愣了一下就依次冲上来。Dean弯腰躲过第一个拳头,略转身扑倒另一个,在地上滚了一圈刚好错过一把落在他耳边的匕首。

不一会儿,几个人便全部躺在地上呻吟,戾气的发泄让Dean心情舒畅了一些。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整整衣领,把酒费甩在球桌上,没有注意到疤痕男正悄悄从裤子后掏出手枪——

一瞬间,一声熟悉的被消声过的枪响在Dean身后响起,紧接着就是疤痕男突然拔高的惨叫。Dean睁大眼睛看着他在地上捂住冒血的胳膊缩成一团,一扭头,再熟悉不过的高大身影出现在酒吧门口——Sam握枪的姿势还没收回去。

Sam无视了像见了鬼一样瞪着自己的丈夫,快步走到疤痕男面前弯腰把他手里的枪夺走,然后扣到吧台被吓得失去言语能力的调酒师面前。

“忘记刚才的一切,什么都没发生过,懂了吗?”Sam警告道。调酒师只是啄米一样点着头。

Sam确认酒吧里没有监控之后,拉着Dean快速往外走,直到Dean猛得抽出自己的手,Sam才转身面对他冰冷的表情。

“我以为我已经可以为你哀悼了?”Dean讽刺地说。

“听着,Dean,没时间了。明天之前你必须出城。”

“凭什么我他妈要听你的?!”

“就凭我刚才救了你一命。”

“哈,我是不是还应该顺带感谢你这么多年来的不杀之恩?”Dean怒极反笑,这个骗子到现在还在装好人,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什么?”Sam刚开始还没有理解Dean的话,“这话难道不是该我说……?”

“什么?”

“……我不是你的任务吗?”

“……”Dean皱着眉头,试图冷静下来,告诉自己面前的人只是个骗子,是个大骗子,千万别他妈上当。上级的声音再次在脑海里响起——“任务目标Sam Campbell,72小时之内铲除,不管他是谁,没有借口。Dean,别忘了你是个士兵,别忘了是谁养育了你。通话结束。”

Sam放弃了等待回答,“Whatever……总之我现在要天亮之前把你送出城,Gwen他们才不会代替我擅自行动……”

Dean突然反应过来,“等等……Gwen也是……噢,我懂了,原来你他妈一家子都是……”

“天哪,Dean,没时间纠结这些小事了,快跟我走……”

Dean的拳头来得猝不及防,Sam一个踉跄,头脑发昏地捂住脸颊,难以置信地看着Dean有点僵硬地甩了甩拳头。他的脸明天一定会留下淤青。

这一拳震得Dean手都发麻了,但Dean觉得完全不能解气——Sam快速反应过来,利落地挡下了Dean想踢上他裆部的腿,用身子撞上Dean把他推开,而Dean趁着后仰的惯性踢上Sam的肚子,让他撞上了车窗玻璃,车身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

“操……”等Sam咳嗽着挣扎起身,Dean已经钻进Impala把车发动了,随着Impala轮胎发出的一阵鸣响,Dean扬长而去。Sam又骂了一句,狼狈地打开车门,一边发动汽车一边拨通了Dean的手机。

“Dean,你他妈到底……”

“噢,这次你应该感谢我,就凭我刚才没有直接撞死你。你不值得让我的宝贝受损伤——顺便一提,我现在要回去烧了你所有的东西,然后让你跟它们一起见鬼去吧。Sam·Fucking·Campbell.”

Sam听着通话被掐断的嘟嘟声翻了个白眼,嘴唇紧抿,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


评论(4)
热度(28)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