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SD】史密斯夫夫 第七章

Dean本来打算直接和Sam了结,他尽力说服自己是因为在公共场合以及缺乏武器才没有下手,而不是因为他的那番话。

“……我不是你的任务吗?”Sam刚才眼神充满疑惑,凭借多年的经验和对Sam的了解,Dean的直觉说他不像在伪装。

Dean甩甩头,把胡思乱想搁置到一边——Sam就要追上来了。

Dean把车泊到花园前,快速下车打开后备箱的暗槽,拎出武器箱溜进家门,顺便反锁。

Sam紧随其后,随手从车里抓了一把枪就往厨房的窗户边跑——他的武器都藏在烤箱的暗格里,而他敢打赌Dean一定锁上了前门。

“嘿!Sam!你这么晚才回来?噢,你的车停到人行道上了——”Garth刚遛狗回来,隔着篱笆对奔跑中的Sam喊。

“我知道!”

“噢,好的……你没带……”Garth眼睁睁看着Sam用胳膊肘击碎了玻璃,伸手从里面打开窗户,再敏捷地抓住窗台撑起身子钻了进去,关上窗,在猛地拉上窗帘之前对着Garth露出一个假笑。

“……钥匙吗……”

老天,他脸上甚至还挂着彩!这对夫夫的日常生活越来越令人费解了,Garth想。

Dean躲在楼梯的拐角处,手微微颤抖着组装好枪支,屏息凝神等待Sam出现。

第一声枪响让Sam下意识弯腰匍匐在地,紧接着乱枪在他头顶的墙面上开了好几个洞,灰尘和碎屑纷纷落在他头发上,柜子上的一个花瓶砸在地上摔得粉碎。

“Sam?Honey?你死了吗?”Dean试探的喊道,顺手咔地换了个弹匣。

子弹堪堪擦过Dean的左肩印在楼梯墙,Dean在楼梯上翻滚了两圈,回敬了几枪,这空隙Sam有了机会转移了掩护地,而每走过一米,Dean的霰弹枪子就会穿墙而过。他已经打坏了两个嵌在墙上的装饰柜。

Dean下楼梯紧追不舍,他扔下了霰弹枪,把背上的机关枪上拎下来上了膛,在扣动扳机的前一秒Sam闪进了厨房,可怜的白色木门框上添了几个孔。Dean走进厨房的同时开枪,Sam从未为他买了个坚固的金属门大冰箱而如此庆幸过——冰箱门内侧的啤酒瓶子被打得稀巴烂,而Sam以此为掩护顺势趴在地上,拉开厨具抽屉拿出一把不常用的剁肉菜刀,趁着Dean子弹用光的间隙狠狠丢出去,插在Dean脸侧的门框上。

Dean躲在门后再次更换机关枪的弹匣,他感到自己肾上腺素飙升,脑子里气血上涌。刚才只顾一通发泄似的乱射,毫无准头可言,这让Dean感到更加恼火,仿佛让那个混蛋占了上风。

换好弹匣的第一声枪响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一阵滚滚热浪扑面而来,Dean下意识向后扑倒,厨房已经被火苗淹没。

大概是天然气之类的——Dean正想着Sam死了没的瞬间,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火种窜出来将他扑倒在地,抢过他手中的机关枪扔到了一边,Dean的身体反应甚至更快——他给了Sam下巴一拳,趁Sam向后倒的时候起身想去捡枪,而Sam抓住了他的腿把他绊倒。

“Shit!”Dean大骂,他离枪只有一拳之隔了,而Sam把他强行拖拽过来。于是Dean翻滚一圈抬腿给了Sam一脚,Sam躲开,把他拉得更近,脑袋狠狠撞上Dean的额头,Dean气恼地呻吟一声,他被撞得眼冒金星。

接下来整个缠斗过程简直就是格斗界的耻辱——两人都把曾经学的格斗课程忘得一干二净,在地上滚来滚去,想方设法掐住对方的脖子或者站起来踢对方的肚子,试图用最疼的方法揍对方的身上柔弱的部分。Dean甚至还被压倒在地时踢上的Sam的裆部——他发誓他有那么一秒的愧疚感,而后Sam就黑着脸把他拉起来摔到了玻璃柜上,使得他最后的良心消磨殆尽。

他们从厨房扭打到客厅,茶几上的杂物散落一地,沙发已经翻倒了。两人气喘吁吁地撑着膝盖面对面瞪视着,Sam现在不仅脸颊淤青,嘴角也破了皮,腹部和下体还隐隐作痛。而Dean也没好到哪去,后背肯定有好几处擦伤,脖子上有红印子,额角冒血,头还有点晕。

Dean首先发现地上不远处他之前扔下的枪霰弹枪,而Sam意识到他身后的壁炉角落里有他很久以前放置的手枪。两人几乎同时动作,冲过去抓起武器,起身把枪口对准对方。

Sam胸口起伏着,看着Dean端着枪的手却微微颤抖,眼神饱含戒备和怨恨。Sam内心升腾出一股挫败感,压得他喘不过气。他本来想好好和Dean解释,却最终发展成这样的结果。况且如果Dean真的只是任务,他发现他也根本下不了手。

Sam缓缓放下了手枪,双手举过头顶——“我投降。”

“为什么是现在?”Dean没有放松警惕,质问道。

“因为我对你下不了手,好吗?我随你处置了。”Sam认命似的耸肩。

“别他妈装可怜,拿起你的枪!”Dean用怒吼掩饰了内心的动摇,而Sam只是那样平静地盯着他,仿佛即使Dean开枪他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你以为我不会吗?!”

“你会不会是你的事,”Sam答道,“我只知道我不会。”

Dean迟疑了几秒,声音有些颤抖:“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你到底是不是派来监视我的?”

Sam翻了个白眼,“如果监视你,为什么不派一个大胸长腿亚洲美女,派我来干嘛?”Dean腹诽道你除了亚洲和美女之外还挺符合的,但是他绝对不会说出口。

“况且,如果我真的要监视你,犯得着跟你结婚吗?一个监视器就搞定的事,我有毛病吗?”

“……那你为什么跟我结婚?”Dean问。他脑子里又闪过那些事——从认识Sam到陷入热恋,婚前在Sam的公寓同居,再到Sam求婚,结婚,结婚后买了房子,去欧洲蜜月……只是,他现在对这些看似很容易就得到了的东西没有丝毫的信服。一个任务,一声枪响,这些美好的记忆就瞬间变成了泡影。

Sam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问句。他盯着Dean的绿眼睛,那里充斥着疑惑和一种缺乏安全感导致的脆弱。

Sam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局面了,他需要证明。于是他上前拨开Dean的枪,伴随着一声脆响,它被甩到了地板上。

Sam捧住Dean的脸将嘴唇印了上去。

这个吻仿佛点燃了什么蠢蠢欲动的火苗。他们开始相互撕扯嘴唇,Sam顾不得嘴角的伤口被碰到的蛰痛,狠狠地吮吸Dean带血的丰润嘴唇,铁锈味道的蔓延令人难受,却在此时让他们心如擂鼓。Dean紧紧拽住Sam的衬衫一角,较劲似的咬他的舌头,像是恨不得要咬出血。

Sam把Dean往后推搡着,直到Dean的腿撞到了沙发,他才松开Dean,拉开了一点距离,两人的喘息此起彼伏。

“因为我他妈的爱你,你这个混球!”


评论(12)
热度(41)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