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贱虫】【环太平洋AU】所谓英雄 第三章

注意:大部分设定参照电影《环太平洋》,但有少量关于战斗服和机甲的私设。


滴滴滴的警报声疯狂鼓噪着耳膜,机械的女声重复播报着左臂已损坏,电火花在头顶噼啪炸开,疼痛席卷了整个身体。

“Wade,你还好吗?”Vanessa担忧地坐在他身边,拉住他的手臂。

“我很好,亲爱的,只是做了个梦。”

“没事了,都没事了。你需要休息——”突然,时空仿佛被扭曲,杂乱的房间变成了驾驶舱,疯狂的警报声再次充斥耳膜,Vanessa在驾驶位上急切地想说什么,驾驶舱突然被一只狰狞丑陋的触角捅穿,将她扯出了舱外——

Wade惊醒,粗重地喘气,冷汗浸湿了枕头,他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真空,起身环顾自己的房间,意识才慢慢涌上来,脑子里逐渐恢复了日常的吵闹。

【我们又做梦了,今天还是梦中梦!】

[每天如此,像烦人的闹钟一样准。]

Wade在厕所洗漱完毕,对着镜子戴好面罩。

“Wade Wilson和Peter Parker于八点进行通感测试,请做好准备。重复,Wade Wilson和Peter Parker于八点进行通感测试……”房间广播响了起来。

【今天我们终于要面对这个了,时隔三年!我们准备好了吗?】

[别傻了,我们永远不会准备好。]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Peter仰头,视线从机甲腰部上移到胸口的巨大涡轮,暗红色的机身在照射灯下反射出金属的光泽,她一如既往的高大威严,每一个部件都充分展示着人类智慧和魄力。

Spideypool号以Spider号和Deandpool号红色的外形为灵感,所以研发期间,Peter曾经半开玩笑地问自己的导师——世界闻名的发明家Tony Stark,为什么不干脆结合两者,叫她Spideypool呢?听上去挺可爱的。于是名字就被这么草率地定下来了。

Peter了解她每一个部位的运作,他在模拟战斗系统里无数次体验在Spideypool里作战的感觉,并且战绩斐然。

他今天终于有机会以一个预备驾驶员,而不是机械师的身份穿上红蓝相间的驾驶服,进入驾驶舱——虽然只是做通感测试,但Peter还是为自己离真正的驾驶员身份更近了一步而倍感雀跃。

除了Steve Rogers长官和控制设备的黄鼠狼先生以及几个工作人员,Peter还透过玻璃看到Ned也站在指挥室,并对他兴奋地挥手。

Peter回以一个微笑,深吸一口气,庄重地踏进了驾驶舱。

红色紧身衣的男人看到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吹了一声口哨,“Peter,你穿这身好看极了!”

“谢谢……”

这身战斗服保持着Spider号的风格,红蓝相间,身前有一个帅气的黑色蜘蛛图案,而背后的则是血红色。防辐射的特殊的材质在全方位显示屏的微光下反射着微微的光泽。

“准备好了吗,小蜘蛛?”

Peter因为这个称呼而忍俊不禁。

“总是如此。”

Wade看着他,没再接腔。

他们一起伸展双臂,让金属的盔甲自动包裹上身体,最后手动戴上头盔。

“通感测试将在30秒后开始。”

Peter感受着机甲因启动而产生的微小颤动,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紧张。而Wade今天则显得异常安静。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Peter忍不住转头看他。

“没必要,反正你马上就要钻进我的脑袋里了。顺便一提,哥不保证你会看到什么儿童不宜的画面。”Wade说,“还有,记得不要去‘追兔子’”。(追兔子:rabbit和RABIT同音,RABIT指驾驶员陷入某一段记忆,导致驾驶员将这段记忆中的感情和行为代入机甲而失控。)

Peter点点头。

“神经交互通感开始。”

机械女声话音刚落的一瞬间,Peter感觉到眼前的画面突然消失,一些不连贯的模糊画面和嘈杂的声音快速掠过——

一个小男孩在房间里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趾头,地上全是乱糟糟的杂物碎片;白色的病房里,一个虚弱的妇人躺在床上伸手摸向自己的头;学校的储物柜、操场和草坪;军队,刺眼的太阳,枪支;猎人基地的战争时钟;驾驶舱的屏幕被火焰吞噬;一个黑发的女人对他微笑,Peter能认出来那是——

Peter被猛地拉回来,他因为微微的眩晕而踉跄了一下,睁开眼,面前依旧是红绿相间的显示屏。

“右半区校准完毕,左半区校准完毕。准备启动猎人。”

Peter能感受到Wade的声音在自己脑子里,而他们的情绪似乎也融合在一起,Wade的冷静中和了Peter的兴奋,这感觉有点别扭,但是非常奇妙。

『你激动得可以大战几百头怪兽,Petey。』

Wade的调侃透过连接传过来,Peter不禁翻了个白眼。

然而Peter突然意识到还有一些更小的声音在持续不断地说着什么,像是在相互对话。

『那些是我的‘小盒子’们,是第二第三个我,他们说什么都不用介意。你只需要听我的声音。』

Wade引导着Peter和他一起缓缓抬起手臂,适应操纵猎人的感觉。

“干得好,看来Wade还没忘了怎么启动猎人。”黄鼠狼一边吐槽,一边像调酒一样从容地摆弄着操作台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按钮,“同步指数百分之65,还在稳步上升,主驾驶员和副驾驶员体征平稳,除了我们的Peter心率略有些高。”

“他一定是太得意忘形了!”Ned吐槽。

Spideypool号的双拳相击,发出一声巨响回荡在基地,接着膝盖微弯,缓缓摆出了防备的姿势。流畅的动作是驾驶员已经和机甲深度融合的信号,工作人员们在看台上纷纷鼓掌庆贺。

“同步指数百分之85,估计没啥问题了。”黄鼠狼松了口气。

Peter感到一种油然而生的欣喜从心底泛出来,他相信Wade也一定感受到了,他扭头对他的新伙伴露出了一个微笑,Wade也看着他。

突然,Peter听到那些喃喃私语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个度,紧接着一阵钝痛击中了他的脑袋——

“Shit!”Wade骂了一句,狠狠摇了摇脑袋,刚才Peter对他笑的一瞬间,他又看到梦里的场景:电火花噼啪作响,Vanessa想对他喊些什么,而后被扯出舱外。

指挥室的警报声滴滴响了起来,黄鼠狼赶紧坐起来,检查屏幕上的各项指数。

“Crap!”他大骂一声。

“怎么了?”美国队长皱着眉头问。

“他俩失准了!”

“两个都是?”

“两个都是!”黄鼠狼一把抓起话筒,“Spideypool号!你俩失准了!你们两个都是!”

“没事!”Wade勉强稳住身子,压下了那阵疼痛,“哥稳住了。”

“副驾驶失准!你稳住了,Peter严重失准!”黄鼠狼喊道。

“Peter!”Wade冲他喊道,“Peter!能听到哥说话吗?!回答我!”

“糟了,他开始追兔子了!”黄鼠狼慌张地说。

“妈的……”Wade懊恼地骂道。

Peter的眼神开始涣散,任凭Wade怎么大喊大叫,他都好像听不到一样。

Peter感到自己掉进了一个黑色的泥潭里,里面粘稠又寒冷,他拼命地挣扎,但是动得越厉害,就下沉得越快。周围无数刺耳而混乱的声音此起彼伏,回声混合在一起,他绝望地看着泥潭里伸出的触角把他按进去。

平静的海面突然被巨型的怪兽头部刺破,它咆哮着迅速朝着机甲冲过来,他猝不及防地伸出双臂,抓住了怪兽的下巴和上颚死死撑住。

「交给你了,Wade!」女人大喊道。

「知道!」他启动等离子炮,机甲的左掌开始聚能,发出炫目的蓝色电光。然而怪兽似乎预见了一般用前爪撞开机械臂,头部的镰状体刺入机甲的左臂。

两人同时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驾驶舱被冲击得左摇右晃,屏幕上的警报发疯般闪动。怪兽趁机发起猛烈的进攻,它抓住机甲,将头部刺进了机身,金属发出剧烈的哀鸣。

「它打穿了外壳!」女人喊道,「Wade,听着,我们需要……」

突然,驾驶舱突然被一只狰狞丑陋的触角捅穿,将她扯出了舱外——

一瞬间,无数情绪在大脑中爆炸:惊讶,恐惧,无助,以及深深的绝望。Vanessa最后的情绪全部清晰地传进了Wade的脑子里。

「不!Vanessa——」

仿佛心脏被生生捅穿,窒息般的痛苦几乎将Peter淹没了。

“Peter,Peter!!听我说,你看到的都不是真的!!!”Wade大吼,Peter的痛苦传到了他这里,让他心脏揪起,而Peter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滞了。

“听着,Wade,你需要试着钻进Peter脑子里引导他,不然我们就要强行断开通感了!”美国队长急切的声音传来。

“Shit……让哥试试!”

Wade闭上眼睛,他首先要做的是把Peter拉到一个刺激性不那么强的场景里。于是一阵眩晕,Peter眼前残破的驾驶舱消失了,震耳欲聋的警报、海水的翻滚、怪兽的嘶吼也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中间有一条缝隙透出光线。

「Wade Wilson,你他妈给老子出来!别他妈让老子找到你!」一个男人骂骂咧咧地拎着皮带走来走去,一路踢倒了好几个酒瓶子,一个女人躲在墙角里抱着头瑟瑟发抖,嘴里念叨着乞求的话语,而Peter从衣柜的缝隙往外恐惧地窥视着动静。突然,男人走向衣柜,越来越近,男孩也越来越慌张,他下意识举起手臂挡在面前做出防卫的姿态——

“等离子炮充能中。”机械的女声响起。

“哦,耶稣啊……”黄鼠狼难以置信地瞪着屏幕——Peter的防卫动作误开启了武器系统。

看台上围观的驾驶员和工作人员们被突然启动的掌心炮吓到了,一阵慌乱的喊声后,大伙纷纷开始逃离看台。

“武器系统误启动!打开自动防故障系统!!”黄鼠狼大声喊道。

“防故障系统无响应!神经阻碍装置出了问题,他的连接太强了!!”后面的工作人员慌张地回应。

“断开通感!”美国队长命令道。

黄鼠狼试着砸了几下按钮,“没有反应!妈的!”

“全员立即撤离!快走!!”美国队长当机立断,推搡了一把不知所措的Ned,而自己跑到操作台后面开始找电源线。

“主电源线!”黄鼠狼指着一个手臂粗的接头喊道。

『妈的,这个没比刚才那个记忆好哪去。』Wade有点丧气地说。他以一种旁观的姿态看着年幼的Peter变成了年幼的自己经历着自己的经历,这感觉有点诡异,他知道这只是个记忆的投射,而后面发生的一切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只是他漫长的童年被虐待经历中普通的一天,甚至不是受伤最多或者最疼的一天。唯一让这段记忆特别的是,他在衣柜里躲了长达十几个小时,直到他那混蛋父亲懒得去找他,而选择出门去喝酒。漫长的黑暗不仅让他饥肠辘辘,还滋生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脑子里的第二个声音。

只是,他不记得自己当时竟然如此害怕。

【你看,我们没有人爱。】

[可是为什么?]

【我们是不听话的孩子。】

[即使听话也没有人爱。]

【我们是爸爸妈妈打架的原因。】

[我想是的。]

【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出生?】

[我们的存在就是个错误。他们两个都后悔把我们生下来。]

【没错。】

[没错。]

【没有人会爱我们。】

[没有人会爱我们。]

【没有人会爱我们。】

[没有人会爱我们。]

从此以后,Wade脑子里声音从来未像第一天出现这样,对某个问题的观点如此相互认同。

『嘿,Peter,或者说小一号的我——鉴于你现在在体验哥的记忆……』Wade试着向男孩传达自己的声音,而Peter不为所动。

『你在被害妄想,你现在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没必要这么想,好吗?』劝说小孩子版本的自己感觉不能再诡异了,况且Wade压根不擅长和自己达成和解。Peter仍然沉浸在声音里没有理他。

『听着,小鬼,你以后会遇见一些人,』Wade说,『他们可能有时候比较混蛋但是大部分时候是好人,以致于你可以忽略他们那些混蛋的部分,哦,事实上,没有人比我们更混蛋。』

『重点是,你并不会没有人爱,好吗?你碰见了一个天使,Vanessa,她不在乎你有多烂,她甚至不在乎你有多丑陋,你会有一段天堂般的经历,你们会相互爱对方很久——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对吗?你应该听进去,因为哥就是几十年后的你。』

Peter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了点反应。

『即使真的没人爱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哥总会自己找乐子!这个混账世界即使快要灭绝了,人们也总是知道怎么做墨西哥卷才最好吃。』

Peter眨了眨眼睛。

『哥会自己爱自己的,OK?所以,Peter,快点给哥醒过来,然后哥履行承诺请你吃墨西哥卷。』Wade撒了个谎,事实上他从来不知道怎么爱自己。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让现在这个代入记忆的没有安全感的小男孩恢复理智。

『Wade……?』Peter听到了。Wade和记忆的隔阂终于模糊了起来,他能碰到柜子了。

『没错,甜心,哥带你出去。』Wade打开了柜子,拉过Peter的手。

“武器系统关闭。”

听到提示,美国队长终于松了一口气,放开了那个巨大的电源线。Spideypool号手掌上蓝色的电光渐渐暗下去,机械臂缓缓放下。

Wade取下头盔,跨步到Peter身边取下他的,离开了战斗盔甲的支撑,Peter身体软下来,瘫倒在Wade怀里。

“没事了,Petey,没事了……”Wade哄孩子一样安抚着他的后背。

Peter头靠在Wade的肩膀上,感到冰冷的液体划过他的脸颊,他下意识伸手一摸,发现自己满脸的泪水。

“通感失败,是否需要重试……”指挥室的提示响起,黄鼠狼瘫倒在椅子里,看着失控前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多的数值,叹了口气。

美国队长对着话筒说:“你们两个待会来见我。”




评论(2)
热度(26)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