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黑法】语言教学

暂时在夜叉王手下安定下来之后,黑钢和法伊虽然语言不通,但衣食住行倒没有什么影响。长期同行的默契使二人对对方的日常习惯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况且,平日除了作为左右侍卫跟随夜叉王出战,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需要法伊和别人进行言语交流。

然而时间一长,黑钢开始觉得整天拿手比划也不是办法,偶尔不能表达复杂的事情也有些麻烦。一次晚饭过后,法伊一如往常地赖在黑钢的房间里,趴在榻榻米上逗那只从庭院外溜进来的野猫——不能说话,只能聒噪地喵喵叫地应和猫咪的法伊让黑钢烦躁不已。

“喂!”摆好笔墨纸砚的黑钢招呼着法伊坐过来。

“喵喵?”法伊盘着腿抱着猫咪,歪头发出疑问。但是看黑钢正襟危坐的架势和桌上的东西,法伊心中也明白了个大概。

黑钢指着一些基本的物品发音——比如房间里有形体的桌椅,门窗,没有形体的水火,随即在纸上写下来。法伊十分配合,煞有介事地学着黑钢的握笔姿势拿起毛笔……然后乖巧地撑着下巴看着他写。

“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学啊……”

法伊虽然听不懂,但也能隐约察觉黑钢老师语气中的无奈。投之以盈盈笑意,用极其不标准的握毛笔方式在黑钢写下的字旁边临摹,倒是像画画。

如果忽略他最后在纸上胡乱画的猫咪和大狗的话,法伊还是个不错的学生的。

就这样每天趁着不需出兵或者练兵的闲暇时间,通过黑钢老师毫无耐心时不时就炸毛的教学和法伊看似散漫实际上也很散漫的学习,有实体的物品和简单动作的读和写法伊终于稍微掌握了一些。

顺便一提,在黑钢教他“黑钢”怎么写,法伊抬起头笑眯眯地喊出“黑噗”的时候,黑钢老师差点对唯一的学生施加暴力。

简单的动作可以通过演示来表达,然而再复杂一点的抽象词汇就很难描述,用手势也很容易被误解。时间长了,黑钢又开始思考怎么让教学更进一步。

在一次跟着夜叉王出兵时,黑钢突然有了灵感。他一回来便赶紧铺好纸,略作思索,借着月色在纸上画了两堆小人,示意两方的军队,又单独画了两个在手持刀剑对打的小人,用连环画一样的图示表达了“攻击”,“防守”和“躲避”。又圈出整个人群写下了“军队”。

法伊一边慢慢卸下身上的甲衣,一边饶有兴味地勾头看黑钢写写画画,在黑钢好不容易画好之后看着那有点滑稽的画和黑钢认真的表情,不禁咯咯笑出声,黑老师又气又无奈,“到底理解了没啊?!”

法伊点点头,照着黑钢的字临摹了一遍。

黑钢指着词,一遍一遍地教他。

“攻击。”

“攻击~”

“防守。”

“防守~”

“军队。”

“军队——”

月光城离月亮极近,所以即使是晚上,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屋里屋外被月光照耀的一切。法伊灵光一闪,在纸上的小人上方画了一个圆,又指指外面的大月亮,黑钢会意,写下月亮一词。法伊低头仔仔细细临摹罢了,抬头看向黑钢,不禁有些微怔。

黑钢正低头像个严师一样表情认真地审视法伊的笔迹,额上月牙标志的飘带还未取下,眉头微蹙。明亮的月光投射下来,居然将这个男人钢铁一般的凌厉的轮廓勾勒得有些柔和。

察觉了视线,黑钢疑惑地抬头望向法伊,后者报以他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干什么啊……”

法伊突然又指指月亮,摆着手想表达什么。

“什么啊?”

法伊嗯嗯啊啊地比划半天,见黑钢一头雾水,又拿起笔在刚才画的月亮下画了几道示意月亮洒下来的光线。

“……难道是想说月光吗?”

黑钢又写下了月光一词,法伊看上去似乎很开心,用力地点头,在“月光”的旁边写下了“黑钢”。

“哈?”

抬头看向魔法师,他也同样被月光笼罩着,金发披上了银色的光辉,精致的眉眼弯成一个浅浅的弧度,笑容中似带着点深意,但又因无法表达而只能沉默不语。

“嘁,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啊……”黑钢嘟囔道。平时总是胡说八道惹人烦躁,而现如今失去了语言交流,虽然耳根清净了,这家伙用来表达想法的视线却让黑钢有点莫名招架不住。

远方传来歌女的吟唱,约摸着是士兵们又开始寻欢作乐了。黑钢叹了口气,拿出酒瓶杯盏,自顾自地给二人斟起了酒。

端起自己的酒杯,法伊看着黑钢躲闪的视线,心觉好笑——人家只不过是想说黑黑和月光意外的很配而已,黑噜害羞个什么劲啦——

沉默着赏月对酌,言语无法沟通的二人却难得想到了一起——今晚月色真美啊/今晚月色倒是挺美的。


P.S.两人在夜叉王的国家里生活了半年还语言不通这个梗真是太棒啦!忍不住就自己想象了一下会发生什么……于是写了个这么个短小的小剧场。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还有我想说!!黑大人在这篇漫画里的帅气度简直爆表了好吗!!!受不了受不了……苏的一匹。


评论(9)
热度(53)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