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切爆】头号粉丝 第六章

第六章 山顶的风景


“爆豪前辈,等等我啊——”

“慢死了,一个小山丘还走这么慢,你小子行不行啊?!”

“呜呜……是前辈你走太快了吧?!路边有好多花,走了不就错过了吗!”

切岛捧着相机,踏上石阶小跑起来,跟上爆豪的脚步。

“反正下山还要原路返回,到时候再拍不就得了。”爆豪不耐烦地说。

“说得也是!”

“是你自己非要跟来的,可别拖后腿。”

“不会给前辈添麻烦的,放心吧!”

切岛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低头翻看刚才拍的照片。

爆豪本以为,切岛这小子会像从前遇到过的后辈那样,因为自己的脾气和严苛态度而敬而远之,能避则避,没想到他不但没被吓到,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来虚心求教。交换了Line之后,更是连上课的时候都不胜其烦地发消息问问题。比如给爆豪发一段录音让他评价,或者追问他平常喜欢听什么样的曲子,灵感是从哪里来的之类的,也不知道到底该说他有上进心脸还是皮厚。自己表示这周末要去登山找灵感,没工夫教他,结果他一脸兴奋地请求加入,听到要六点出发也没有放弃,天没亮就准时穿着运动衣和登山鞋到达了集合地点。

切岛一脸兴奋地东拍西拍,偶尔还会趁爆豪不注意偷偷在身后拍他。爆豪发现之后,刚开始凶巴巴地让他把照片删掉,但在切岛一脸真诚地发誓自己绝对不会把照片流传出去之后,爆豪也就懒得理他了。

雨后山顶的积水顺着山石和坑洼汇聚在一起,变成细小的溪流,汩汩流动,蜿蜒撞击的声音仿佛富有节奏感。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过基本上都是切岛发现了什么昆虫或者奇花异草,爆豪随口应一两句。


“……亏你小子能5点起床啊。”

“诶?要和爆豪前辈汇合,总不能迟到吧?为了不睡过头,我可是定了三个闹铃啊……”切岛心痛地回忆起天还没亮就要带着地狱般的困意手忙脚乱洗漱、整理头发的情形,为了不把隔壁房间的上鸣和濑吕吵醒,还要小心翼翼地开关门。

“倒是爆豪前辈你,每次登山都要起这么早吗?”

“啊……差不多吧。”

“'呜……你也太自律了吧……”

“不想的话下次就别跟来。”

“不不!我要来!!”切岛握拳,“下次也请务必带上我!!”

“……随便你。”


邻近中午,他们终于登上了山顶。在山顶俯瞰整座山,和在山腰上被山整个围住的体会的完全不同,有种重见天日的开阔感。

“哇,下面还有村庄吗?”切岛兴奋地抓着围栏指着远处小小的一片房屋。

“啊啊。”爆豪把背包取下,“还有,差不多该吃东西了小鬼。”

两人并排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从各自的背包里拿出食物。

“居然是便当?!前辈好诈!”切岛看着自己包里的一堆真空包装肉食,“这么早起来还有便当,难道是女朋友做的……?”

“啊啊?少看不起人了小鬼!”爆豪不耐烦地甩给切岛一双筷子。

“骗人的吧?爆豪前辈自己做的??呜哇,可以给我吃?”

“少啰嗦,给你吃你就吃!”爆豪凶巴巴地把便当的一层塞到切岛怀里,虽然肉少了点,但里面的配菜可以算得上豪华级别的。

“哦哦……那、那我就开动了!”切岛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鸡蛋卷,恰到好处的软度和口味,脸简直要因为味蕾的舒适感而皱在一起,“好吃——!!唔,爆豪前辈,好厉害啊!!”

“哼,那是当然的。”

吃过一口,腹中才被激发出了铺天盖地的饥饿感,切岛狼吞虎咽,在心里怀疑自己上辈子大概是拯救了世界,可以和偶像进同一所公司,受到他的亲自指导,还在饥饿的时候吃到了他亲手做的便当——

“……不过,爆豪前辈这么厉害又帅气,真的没有女朋友吗?”

“没有。”

“为什么不交女朋友……啊!抱歉抱歉,我不该问这么隐私的问题!”切岛在心里骂自己傻,虽然爆豪前辈平常会教导他,不过也就这种程度了,他们还没有熟到可以随便唠家常的地步……

“没空想这种麻烦事……你小子不也没有吗,大学生?”爆豪哼笑着反问,“不过反正会打碟了就可以耍耍帅,在同龄人里一呼百应了啊。”

“诶?才不是呢!”切岛立刻反驳,“我学这个又不是为了变得受欢迎……”

“呵,谁要管你。”

“呜,爆豪前辈果然还是不相信我吧?!”

“把你的饭团吃完再说话!”

“唔唔……”

两人吃完便当,把东西收拾到背包里。切岛在爆豪身侧,看到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斑斑点点细碎的影子反射到爆豪浅金色的头发上,亮得有点炫目。

“小鬼。”爆豪感受到视线,突然开口。

“啊?”

“为什么非要跟来?”

“诶?”切岛一愣,“怎么突然这么问?”

“难得的休息日不和朋友出去玩,非要早上五点起来跟我爬山?”

“比起玩什么的,当然是更想知道爆豪前辈平常会做些什么啦!”

“哈?”

“平常听什么歌,有什么爱好,喜欢吃什么,在怎样的心境下才能做出那么厉害的曲子……作为你的粉丝,当然会想知道的吧……?”切岛歪头思考,“不过好像也不止这样……我在NITRO当制作人,也算是爆豪前辈的同事吧?啊,虽然我和爆豪前辈还不能比啦……这个,怎么说呢……”

切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想以同事的身份更了解你啦。其实现在能和爆豪前辈在一起吃饭爬山什么的,想想还是觉得没有实感啊……本来想着能被你同意跟着来就已经很幸运了,结果现在还能吃到爆豪前辈的便当,在山顶聊天什么的,简直就像朋友一样啊……啊哈哈哈……”

“白痴吗……吃到便当就感动成这样。”

“嘿嘿,毕竟你是我的偶像嘛。”

“你没有必要刻意模仿我。”爆豪说,“只靠模仿你是超越不了我的,虽然就凭你自己也别想站在我前面。”

“呜……这你不说我也明白啦……”

“不过教教你这白痴小鬼也无所谓,”爆豪靠在身后的树上闭目养神,“我不是说过想驾驭不同风格,体验环境是最快的方法吗。就现在,素材足够了。”

“哦……原来如此。像在夜店一样吗?”

“道理都是一样的。不过这次只能靠你自己了。”


切岛环顾四周,天空很开阔,大朵的团云抱在一起;昨天刚下过雨,吹动头发的风还有些湿润的气息,既不热,也不冷,总而言之惬意到让人感受不到温度,头顶的树叶随风哗啦啦摆动,映射下来的金色光斑在爆豪身上轻轻摇晃——

啊,要做成音乐的话,大概就是……

切岛脑海深处浮现出一段缓慢的、熟悉的旋律。这是什么来着?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切岛灵机一闪,从背包里掏出手机,戴上耳机翻看自己的歌单。

不对,不对……不是这种轰炸耳朵的,是另一种,只在随机播放的时候听过几次,没有刻意留意过的旋律……在哪?

爆豪编过的曲数目众多,除去切岛循环过很多次、一看歌名便知内容的曲子之外,切岛开始一首一首点开试听——

不是,不是,这个也不是……

直到看到一首名为《Moment》的曲目,切岛隐隐感觉自己找对了。

没错,这是爆杀王大约半年前出的专辑里的一首氛围电子,因为在同一个专辑里还混合着抓耳的Trap等风格,这首反倒不起眼了。

整首曲子与其说是平缓,不如说只是在营造一种极端安静的气氛,除了钢琴之外,没有太多额外的效果。山林、水流、日光、微风,仅此而已。

“是这个吗?”

切岛把耳机的一端递给爆豪。爆豪睁开眼,表情有点意外,但还是接过了耳机戴上。

“哼,亏你还能找到这个。”

“这首大概就是在这种感觉里做出来的吧?”

“……听就知道了吧。不是这里,不过也差不多。”

“嘿嘿……感觉好像更明白了一点呢。”

“这再明白不了你就别学了……”


切岛心满意足地微笑。自己做梦都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坐在树荫下,和仰慕已久的爆豪胜己感受同样的氛围,呼吸同样的空气,甚至戴着同一副耳机听着同样的音乐。

切岛此时突然发觉自己以前太幼稚,只喜欢反反复复听那些能带给耳朵快感的爆炸系曲子,觉得这才是男子气概的爆杀王的代表作。可是,爆杀王私底下也是个普通人类,有自己的爱好。他喜欢登山,会不动声色地给一起爬山的后辈多做一份超级美味的便当,还会像现在这样坐在树下,戴着单边的耳机安静假寐。

所以理所当然也会写出来有这样巨大反差的曲子啊……

切岛看着爆豪的侧脸,情不自禁偷笑起来。切岛的粉丝心理作祟,感觉好像意外发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有一些窃喜——其他粉丝可没机会有这样的经历。

能跟来真是太好了……不,应该说能来NITRO真是太好了……也不对,应该要感谢自己当初那么头脑发热一根筋地要学音乐。

嘛,总之现在能和爆豪前辈在山顶并排坐着听歌,真是最棒不过了啊!

切岛深吸一口山顶微微湿润的空气——

我大概是最幸运的头号粉丝吧……?

切岛很想把这种心情告诉爆豪,不过……现在还是先不要打破难得的氛围,把歌听完再说吧。


tbc

P.S.一边心里大吼着“你们俩快去结婚好吗!!!”一边还要写他们悠闲地爬爬山,聊聊天的场景,营造小火慢炖的感情,真的很煎熬。

很想写出爆豪“没有想过朋友这回事,但是已经不知不觉把切岛当成朋友了,还下意识关心着他”但是切岛“觉得自己对爆豪来说只是个后辈,需要更努力才有资格变成他的朋友”,这样的感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写出来没……?大概没有吧(自暴自弃


评论(14)
热度(40)
  1. 鹿島郁rum朗姆 转载了此文字
    啊今晚做个好梦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