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爆切】雷阵雨(一)

*是爆切注意。一发完。脑洞来源于在群里关于黑发切的深夜暴言……

*分级:NC-17

*交往前提

*梗概:中了个性变成初中体格的切岛陷入了低落,爆豪试图用他的方式使他振作起来。模范情侣吵架从不过夜(?)

*OOC属于我!!!



一、切岛锐儿郎的场合

如果分别给你回到过去,和穿越到未来两个选项,你会作何选择?

切岛以前不记得在哪里瞥到过类似这样的问题。虽然觉得有点傻,但是他当时在心里下意识地做出了选择。显而易见,他无论如何都想改变在马路对面眼睁睁看着同校女生被可怕的敌人逼问而动弹不得的那个瞬间。然而转念一想,已经知道了事实再妄图挽回,不过是亡羊补牢的马后炮罢了,不还是无法抹杀当初那段懦弱的记忆吗?再说,男子汉应该目光在当下和未来,囿于记忆只会让自己深陷泥潭而已。

然而在真的发生“回到过去”这种荒谬的事时,切岛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更加不知所措。


“怎么会有这种个性啊——!??”切岛坐在保健室的凳子上,抓狂地上下检查自己的身体:上臂的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小了一圈,腹肌变软了,连腿上的肌肉都变得绵软了一些。不仅如此,和身边的人一对比就明显感觉到身高也缩水了,而上鸣更是忍着笑指着他的脑袋。

“原来你黑头发的时候是这样的啊,切岛!看起来很乖嘛!哈哈哈哈哈哈——”

“意外地好学生样子呢,切岛。”濑吕摸着下巴评价道。

爆豪没有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头看着三人的闹剧。

恢复女郎得出了检查结果,用咳嗽声转回了男孩们的注意力。

“总而言之,健康和意识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记忆也没有改变,只是单纯的身体倒退到了三年前的素质水平。敌人不是被抓住了吗?按照坦白……”

“会持续24到48小时。”切岛扶着额头沮丧地回答。

“嘛,就是这样了,也不需要什么多余的治疗,等待敌人的‘个性’自然解开就好。”

“我知道了,谢谢您。”

切岛叹着气,站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在‘个性’解开之前可不要乱来哦,切岛君,实战演练最好也不要参加了。”恢复女郎补充道。

“诶?为什么?!”

恢复女郎拉起他比平常细弱得多的胳膊审视了一番:“也就是说,你的‘硬化’程度也倒退到了三年前的水平,用现在的训练强度,你的身体极有可能会受伤,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等待为好。希望朋友们也好好监督哦!”

“哦哦,交给我们吧!”

上鸣竖起拇指,而爆豪只是皱着眉头嘁了一声。


接下来的时间,切岛都在接受1-A班上的同学们和的好奇围观和“把玩”,大部分人第一次知道切岛的红头发是染的,早就见过切岛老样子的芦户则是担心地来问候。

“没事吧,切岛?听说你们昨天在外面逛街碰见敌人,结果只有你中了个性吗?”

“啊哈哈……是啊,还好爆豪及时制住了敌人,没有让更多人遭殃啊。”

切岛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爆豪,他托着腮望着窗外,眉头微微锁在一起。

爆豪一天都没怎么和切岛说话,在食堂也自顾自地吃着饭,不回应上鸣濑吕他们的白痴话题。虽然爆豪平常也会对他们的吵吵闹闹显得不耐烦,但是和今天不一样。切岛能够感觉出来。

他心情似乎不太好,但是为什么呢……?以爆豪的性子,直接去问他是绝对没有结果的。怎么办,要去装作不经意地提一下吗?还是等他自然恢复……?切岛叹气。


这样微妙的沉默一直持续到了下午的实战训练,切岛被相泽老师禁止训练,连战斗服都不让穿。然而在切岛自己的强烈请求下,被勉强允许了在一旁观看同学的训练。

眼睛下意识看向爆豪的方向——他正在用水泥司制造出的混凝土强练习精度更高的远程攻击。相泽老师去巡视大家的情况,切岛趁其不注意就溜到了离爆豪更近的地方。

爆豪集中精神进行战斗训练的时候,简直可以用“闪耀夺目”来形容。强烈华丽的个性,巨大的破坏力,压倒性的气势,使得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总是受到人们最多的关注。

昨天发生事故的时候,爆豪也是在看到切岛冲出去之后立刻跟上来,并迅速绕到敌人身后,没有给敌人任何反应的时间就发动了最有效的压制攻击,一举就将那个混账拿下。

真是又强大又帅气的家伙啊……

切岛在心里感慨着,相比起爆豪的强大,自己果然还需要多加锤炼才能变得和他们比肩。

轰隆——

巨大的石块突然从地势高的地方炸开,中间最大的那块正向爆豪的方向砸过来。

“爆豪——!!”

来不及思考,切岛腿先动了起来朝爆豪冲过去。

不行,距离太远了,来不及——切岛大脑瞬间被恐慌占据,下意识伸出手。

爆豪的反应力快得惊人,在巨石即将砸下来之前抬起手释放了火力。石头被冲击波炸飞,又碎裂成了无数的小块击打水泥墙,最后零零散散落在地上。巨大的轰炸声震耳欲聋,响彻了整个训练场。


切岛松了口气,想上前确认爆豪有没有受伤,而爆豪扭过头来瞪着切岛,表情十分阴沉。

“你在这里干什么?!”爆豪的声音透露着一股威压的怒气。

“啊?”切岛一愣。

“我问你在这里干什么?!不好好在别的地方待着,来训练场做什么!?”

“诶??相泽老师允许我旁观了的……”

“啧!”

爆豪大步走过来,一把扯过切岛的领带,恶狠狠地瞪着他的眼睛:“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敢靠得这么近?”

“爆、爆豪……?”切岛一惊,下意识抓住爆豪的手腕,然而他现在的力气远远比不上爆豪。

“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的家伙就别在这里给人添乱了!”


切岛愣在原地。


“没事吧?!有没有人受伤?!!”

在高处对着水泥墙练习的几个力量型同学赶忙过来道歉,爆豪皱着眉头,松开了切岛的领带,转身继续自顾自把爆破轰炸在水泥墙上,一下一下鼓噪着切岛的耳膜,如同当头棒喝。

在确认全员无伤之后,始作俑者们道了歉,自然是被相泽老师训诫了一番,而后大家又重新开始各自的练习,而切岛则被相泽老师以“这里太危险了”为由彻底赶出了训练场。


浑浑噩噩地走向宿舍的方向,切岛脑子里不断回放着爆豪的话。

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

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家伙……

回到宿舍,切岛狠狠地洗了把脸。视线穿过面前的镜子,黑色的发丝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切岛皱眉,有些嫌恶地把头发撩到一边。

张开手掌,发动硬化,正如恢复女郎所言,能明显感觉由于肌肉强度的差异,初中的硬化水平远远赶不上现在。

也对。现在的自己,就算刚才帮爆豪挡住了碎石,可能也会受伤吧?结果反倒是被爆豪保护了。

是自己太弱了,给爆豪添麻烦了吧……

切岛苦笑,将手掌恢复原状,呆呆盯着自己手心上的纹路,心情跌落谷底。



评论(1)
热度(61)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