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爆切】雷阵雨(三)(四)

三、切岛锐儿郎的夜


这天晚上,切岛久违地做了噩梦。


一模一样的十字路口,一模一样的斑马线。马路对面,两层楼那么高的敌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两个惊恐的同校女生。切岛想要冲过去,然而梦里的意志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脚下像是被什么禁锢在原地,任由他怎样挣扎都动弹不得。敌人将手放在女孩的头上,女孩惨叫着向他求救。

不行,快住手,快动起来啊我的脚——!!!

敌人缓缓地转过头来,朝着切岛露出一个可怖狰狞的微笑——明目张胆地嘲笑。

轰隆——

震耳欲聋的雷声让切岛从噩梦中惊醒,他喘着粗气坐起身来,将脸埋在双手中努力平复自己的紊乱的呼吸。

真是最糟糕的梦了……居然还是在这种时候。


外面暴雨倾盆。

切岛下床,走到阳台边上,捏起自己的一缕头发,借着闪电的光仔细端详——依旧是黑色。

也是呢,才过了一天,大概要到明天才能恢复吧……


钟表上显示时间为11:49,不早也不算太晚的尴尬时间。

外面雷雨不断,声音大概可以盖过沙包声。这么想着,切岛拿起拳套,对着沙包狠狠地挥拳。

直到胳膊开始感到酸痛,切岛才感到好受了一些。

现在怎么办呢?

梦魇又让切岛下意识抗拒立刻进入睡眠,然而黑漆漆的暴雨夜又让人感受到不可名状的孤单和冷清。这种进退维谷的无所事事让切岛感到难受。


切岛叹了口气。

今晚可能要失眠了。



四、爆豪胜己的夜


自从下午吼过切岛之后,他们两个彻底不说话了。

切岛吃过饭就以写作业为由回了房间,洗澡的时候也不见踪影。大概是有意把时间错开了。

平常无论如何,切岛都像一块牛皮糖一样想方设法贴上来,努力试图解决他们之间发生的任何嫌隙或矛盾。他们就算有过争吵,也几乎当天就解决,从不把问题遗留过夜。

唯独这次,切岛浑浑噩噩的样子显然是受到了打击。

这更加印证了爆豪的猜想:那个蠢货根本不明白。


爆豪一如既往高效率地解决了功课,然而下楼买饮料的时候被公共区域的上鸣濑吕缠上要求辅导作业。两个学渣以学五分钟捣乱十分钟的低效率成功激怒了爆豪,最后以爆破为威胁才让两人老老实实做完了作业。这让爆豪的休息时间直接被拖延到了十一点。


一整个下午乌云的积蓄终于转变为摧枯拉朽的雷暴雨倾泻下来。气压导致屋里的空气闷闷的,爆豪开着阳台的门,隐隐约约听到从隔壁传来的,混杂在雨声中的“砰砰”打击声。


爆豪走到阳台上,静静听着隔壁的动静。

……那个笨蛋。


切岛惊诧又受伤的眼神不受控制地浮现在脑海里,搅得爆豪心神不宁。

即便是单纯直率如切岛这样的人,也多多少少都有走不出来的漩涡,或者执念之类的随便什么玩意儿。这种事情爆豪再明白不过。切岛从没提过自己以前的事,爆豪也自然不会过问,他们心照不宣地给对方留有足够宽阔舒适的个人空间。

然而,看到平常爽朗得像个笨蛋一样的切岛露出那样阴郁的脸,爆豪的心情简直烦躁到了极点。


打击声停下了一会儿,就当爆豪以为他可能已经睡了的时候,阳台拉门的声音响起。


“……爆、爆豪?”



评论
热度(41)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