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爆切】雷阵雨(五)

五、暴雨


“……爆、爆豪?你怎么还没睡!?都这个时候了……”切岛着实被吓了一跳,完全没有想到一向早睡的爆豪会出现在阳台上。

“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说我,声音吵死了。”

“哦哦……吵到你了吗?对不起……”

“这时候不睡觉干什么呢。”

“诶?啊,刚才一打雷就醒了来着……”

视野很暗,爆豪看不清楚切岛的脸色,只听出他声音中的些许疲惫。

切岛尴尬地没话找话:“雨还真大啊……还挺凉快的哈哈哈……”

“……”

“……”

爆豪没有回应他故作轻松的打哈哈,一阵说不出是刻意还是无意的沉默滞重地蔓延在二人之间潮湿微凉的空气里。

除了绵延不绝的雨点,其他的一切声音仿佛被吞噬了。闪电接连不断地劈开天空,惨白的光照亮切岛的侧脸。他抿着嘴,没有看向爆豪,只是盯着前方的一片黑暗。黑发乱糟糟地垂下,衬得这个平时元气吵闹的家伙憔悴又沮丧——简直像个阳光的背面投射出的阴暗版切岛锐儿郎。

烦躁的揪心感抓心挠肺,让爆豪无法再坐视不管。

事不过夜的原则,既然遵守就遵守到底。


爆豪翻到旁边的阳台上也就是一眨眼的事,而切岛着实被他突如其来的行动吓了一跳。

“爆、爆豪!你干什么?不回去睡觉吗?都这么晚了……头发湿了了啊!”

“睡,”爆豪理所当然地跨进了切岛的房间,果不其然,低头瞥到被扔在地板上的拳击手套。

“在这睡。”

“哦、哦……”


然而爆豪坐在床边,并没有要躺下的意思。

切岛不知道该怎么办,他隐隐约约感觉到爆豪想利用这种气氛逼着他说些什么,然而他现在的状态实在很糟糕,不知道该作何应对,只好坐在椅子上,硬着头皮用沉默抵抗爆豪的威压。


“今天下午,”爆豪最终开口,“相泽老师是没有说你,但是如果你因为站得太近受伤了,你想让谁负责?”

……啊啊,果然来了。切岛苦笑:“说什么呢爆豪……我可以硬化嘛!”

“你连自己现在的身体能承受多少力度都不清楚。”

“……”

爆豪说得一点没错,切岛被噎住了。

“如果当时我不在那里,石头朝着你砸过去怎么办,你这家伙有没有想过?”

“对不起嘛!我当时害怕你遇到危险,下意识就……”切岛苦恼地抓抓自己的头发,“啊啊……我也很讨厌自己现在的样子啊!既不能战斗,又要受大家的保护,今天还给你添了麻烦……可是大概明天就能恢复正常活动了,所以现在就先不要生气了吧爆豪!”

“……啊?”

“啊?”

“你在说什么啊?”

“什么说什么……你不是这个意思吗?”切岛茫然地看着爆豪紧皱的眉头。

“你这家伙……觉得我是什么意思啊?!”

“不是说……我现在太弱了吗?”

爆豪青筋暴起。

“你这个白痴……非要我说得明明白白才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诶?不是你嫌弃我太弱了,让我不要拖后腿……”

“所以说你是个白痴!”

“不是吗……?”

“不是啊!!!”

窗外一个炸雷突然响起,震耳欲聋。


“……”

“……”

爆豪呼出一口气,大脑稍微冷静了一些。

“昨天也是,招呼不打一声就没头没脑冲出去。”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会跟上来的啊!”

“那如果没有我们,你就不去了吗?”

“那还用说,当然要去啊!”

“然后中了敌人的个性呢?继续白痴一样死扛?”

“这……”切岛迟疑了一下,“如果周围没有别的英雄,也只能坚持一下,撑到英雄来支援为止吧?毕竟到处都是无辜的民众啊……”

“就是这个。”爆豪强硬地打断切岛,抬起手,指尖戳着切岛的胸口。


“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会死?”


「如果我当时不在你身边……」

「如果你是只身一人……」

「如果敌人是更强的,你打败不了的家伙……」

执拗如爆豪胜己,这样的话,他说不出口,他只会用最少的语言试图表达最多的情绪。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爆豪你这是怎么了……?”

切岛干笑两声,惊诧于爆豪突然提起如此沉重的字眼。说实话他没有想过自己可能会死,只是单纯地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而已。

“还有实习的事,我他们还没找你算账……虽然你们这群混蛋一个个都只字不提,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肯定是乱来一通然后搞得一身重伤……大概还差点死掉了吧?”

“……”

此时切岛的无言,在爆豪看来就是默认——这甚至比切岛的随口蒙混或者试图安抚更加激起了爆豪的恼怒。

爆豪猛然拎起切岛的领口,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你就这么想送死吗。”


原来如此,爆豪在担心吗……?

切岛突然忍不住微笑起来——他怎么能傻到没意识到呢?爆豪胜己那极其灾难性的情绪表达方式。

“哈哈……”

“你笑个什么劲啊?!”

切岛转而握住爆豪抓住他领口的手腕。

“爆豪对我说过,只要不倒下就是最强的,我做到了哦。”

爆豪因为切岛没头没脑的话愣了一下。

“我现在比以前更男子气概,更有自信做爆豪‘最强的战马’了哦!虽然自己单方面说好像没什么说服力……至于昨天的事,也许我在潜意识里觉得‘有爆豪这家伙在身边,再强大的敌人也不在话下’吧?我是你的战马,相对的,有你在我背后的话,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不是这个问题!”

“我刚才做噩梦了。”切岛难得强硬地打断爆豪,握紧爆豪的手腕,以同样如炬的目光直面爆豪的眼睛——切岛心里明白,自己的虚张声势也许只是想回避掉话题。

“我初中的时候,在马路对面看到有敌人堵住了同校的人。当时我什么都没做成……那个敌人很高大,我害怕得僵在原地不敢动弹——但是这不是理由。没错,就是现在这幅身体。”

切岛伸出左手,张开手掌,再握紧拳头——软弱无力,毫无用处的拳头。

“我不会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了,不管对方是多强大的敌人。爆豪骂我莽撞之类的,虽然我承认,但是我现在也不后悔哦,不管是实习,还是昨天的事。”

说出来之后,切岛反而感到轻松了不少。

“爆豪也是一样,不是吗?”切岛笑了笑,指腹轻轻摩挲爆豪的手腕,“如果是你的话,大概会和我做相同的事吧?所谓英雄,不就是即使超过自己的极限,也要比别人多迈一步吗?”

比起受伤之类的,没有救成别人的事后悔恨才是最煎熬的。切岛已经深刻地体会过了。


爆豪松开切岛的领口,转过身去——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件没有意义的蠢事,追问了一个不会有答复的问题。恼怒泄了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沮丧和不甘。

“不过不管怎么说,爆豪在担心我,我很开心哦。”

“谁他妈担心你……别自作多情了。”

“是是……”

切岛站起身自顾自走近阳台门边,外面雨声照旧。他状似随意地轻声开口:“虽然我没怎么想过死的问题,不过反正人早晚都会死的话,我希望从职业英雄退休后也可以男子气概地死啊。”

“……幼稚。”爆豪低声说。

意识到爆豪已经没在发怒边缘了,切岛不禁松了一口气。

“说到幼稚,爆豪没比我好到哪里吧?”切岛戏谑道。

“你想被炸吗?!我可没你那么没脑子。”

“才不是没脑子呢……”切岛说,“不过对不起哦……害得你担心了。”

“都说了没在担心你!”


既在理智上微妙地达成了和解,又在情感上微妙地无法认同。这种矛盾的感觉堵在爆豪胸口。

蠢死了——爆豪用力揉着太阳穴。只要他们一天是英雄,就一天无法保证自己的绝对安全。他们没有未来可以期盼——切岛这个整天笑得一脸傻样的家伙也许比自己更理所当然地认知到了这一点。那骨子里莽撞又彻底的自我牺牲意识,爆豪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


切岛拉开窗帘,对着闪电捏起自己的发丝。

“果然还是红色比较好看,爆豪你觉得呢?”

“都是一样的臭头发。”

“过分!”

“……你就这么讨厌自己天生的样子?”

“嗯……不算讨厌?只是想摆脱那个不争气的自己吧。”

“哈?真可笑……过分在意才是没摆脱的证明吧。”

“哈哈,你这么说好像也对哦。”

“……”

切岛想起刚入雄英时,芦户好像也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刚刚还被梦魇缠身,或许自己真的没资格说什么告别过去,反倒是更加被过去的自己束缚……真是难看啊。

“不知道明天雨会不会停啊……”切岛喃喃地说着无关紧要的话,似乎这样就能暂时无视悬而未决的问题。


「过去的你怎样都无关紧要……」

这样的安慰是不坦诚的,也毫无意义,爆豪想。林间合宿时脖子被抓住的一瞬的恐惧、被囚禁的屈辱和不甘、对欧鲁迈特退役的自责、自尊心的受挫……那些疼痛对爆豪来说虽然是过去时,但也不代表已经“摆脱”。


过去是不可改变的,未来也是不可预知的。

不过还好他们还有当下。


爆豪走到切岛身后,身高差异的拉大,使得手可以轻松抬起来放在他头上,黑色的发丝触感又细又软。

“爆豪……?”

切岛转过头,对上爆豪的视线和扑面而来的温暖气息。

“你这狗屎头的狗屎心情,就让我来给你覆盖掉吧。”




评论(2)
热度(53)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