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SD】【史密斯夫妇AU】史密斯夫夫 序章

“所以——”穿米黄色风衣的男人习惯性皱着眉头,捏着玻璃杯里的吸管,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你说你和Sam……到了七年之痒?”

短金发的男子猛地仰头饮尽威士忌,然后把小玻璃杯推到吧台的一边。

“可能吧。”

“Dean,虽然我没有足够的立场和经验去劝导你,但是我觉得你们之间的情况应该叫作“缺乏新鲜感”。你知道,毕竟你们在一起生活了……?”

“五年,Cass,整整五年。”Dean耸耸肩,垂下头,盯着吧台面上的一点污渍。

“是的,五年。”Cass斟酌着词句,“嗯,你知道,一般夫妻之间一旦生活过一段时间,所有的习惯和缺点都暴露在对方面前,爱情就会渐渐转化为亲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坏事……”

Cass开始努力回忆自己在总部的书房里看的《心理咨询师》里面提到的如何劝导夫妻关系的章节,想要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帮助友人——

“即使人在成年之后也是可以继续成长的,人的心态总是处在动态的变化之中……”

“说人话,Cass。"Dean挑起眉,扭头看着Cass永远保持“一本正经”的脸,正在艰难地说一些不知从哪本书里学来的诡异措辞。

“……总之,一方面,自己要主动在伴侣关系中做出反省;令一方面,要试着发掘配偶的新特点——即使是最小的方面,比如新的发型,新的着装,然后以此为契机做一些深入的交流,你也许会在配偶身上发现新鲜的事物……”

“我不知道,Cass……我觉得我和Sam已经没什么更多可相互了解的了。工作平稳,性格温和,所有的邻居都恨不得给他颁一个'全国最棒邻居'的奖杯……虽然他是我遇见过最棒的床伴,能玩出各种花招,但是日常生活中缺乏新意和刺激——”

“Well,这似乎听起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我还以为你会觉得缺乏刺激是优点?毕竟,我们的工作……有些过于刺激,不是吗?平稳的配偶难道不是很好的平衡?”本来Cass想要声明一下自己对他们俩的性爱质量并不感冒,但想到这不是重点,又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我也搞不懂自己最近怎么了。”Dean叫酒保给自己倒了另一杯威士忌,给Cass又叫了一杯带小雨伞装饰的果酒。

“可能日子有些太‘安稳’了。”Dean下意识摸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

“其实我很好奇,Dean,”Cass试探着开口,“当初你和Sam到底是怎么——”



“初遇?”Sam挑眉。

“对,说真的,你和Dean是怎么认识的?”Charlie一副要听故事的架势,大刺刺坐在Sam办公桌的另一边,把可旋转的椅子当成玩具一样转来转去。

“我告诉过你,奥地利的那次任务。”

“我知道!我是说,你们是怎么……”

“搞上的?”

“Exactly!”Charlie兴致勃勃地举起了酒杯。

Sam无奈地笑了,低头回忆了一下第一次和Dean相遇的场景。

“Well,不管他怎么强调自己的男子气概,我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他是我见过最标致的男人了。”

Charlie耸耸肩,“毫无疑问,不然你早就找一个法律系的女高材生结婚,儿子女儿满地跑了。”

“会吗?”Sam假装夸张地做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得了吧,全组织上下谁都知道大名鼎鼎的'预知者'Sam Campbell只想读个法律系,然后成为一个律师,结婚生子,然后安度晚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30岁死,60岁埋?”

Sam哈哈大笑,摇着头和Charlie碰了个杯。

“敬Sam没有在30岁之前失去他的腹肌。 ”Charlie眨眨眼睛。

Sam撇撇嘴故意摆了一个婊子脸,然后边笑边喝完了杯子里的威士忌。

“所以,”Charlie继续试探,“最标致的男人,然后呢?”

“然后——”



“黑手党?我以为只有意大利有。”Cass说。

“几个给黑手党丢脸的底层余孽罢了,大概是为了邀功,追我到奥地利,但是我猜他们连我长什么样都不能确定。”



“我在酒吧听到他在吧台小声骂了一句‘son of a bitch’,标准的美式英语。”Sam一副沉浸在回忆中的样子。



“有一个黑手党跟踪我到酒吧,估计怀疑我就是他的目标,他只要确定我是美国人,就有理由对我开枪了。”Dean鄙夷地说。



“我就用英语和他搭讪。”Sam说。



“结果这个娘唧唧的愚蠢傻大个听到了我用英语骂人,居然靠过来用英语说‘hey,美国人?’很好,完美地给了我暴露在敌人面前的机会。”Dean说着翻了个白眼。

“Well,虽然这确实让你陷入险境,但是这不怪Sam……”

“我知道!我只是抱怨一下!Cass,别这么一根筋!”



“结果他居然用德语小声嘟囔了一句‘我比大部分美国人都帅’,然后勾上我的肩膀,大声用德语跟我聊天,好像我们是熟人一样,吓了我一跳。”Sam说。

Charlie大声笑了出来:“真有Dean的风范。”



“我只是装作是奥地利本土醉鬼,让附近那个跟踪我的家伙不会怀疑到我身上。我随口说John Bonham是最好的鼓手,他居然接腔了,他不仅知道John Bonham(齐柏林飞艇乐队的鼓手)

是谁,还知道AC/DC的第一张专辑的名字!”

“我真庆幸自己当初选修了音乐史,那个老师还是个摇滚乐迷。”Sam耸耸肩。



“那个黑手党畜生后来终于走了,我就跟他真的聊了起来。”Dean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然后,就这样了,我们聊天,喝酒,然后互留了联系方式。”Sam笑道。



“回国之后也偶尔联系,我们聊天,喝酒……后来,就这样了。该死的婚姻。”Dean摆摆手,结束了话题。



“最后……你知道的,我向他求婚了。”Sam低下头微笑,“他说了‘yes’。”



Sam没有告诉Charlie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短金发男人的绿眼睛闪着光,描述自己喜爱的乐队的样子简直像一个毛头初中生,他也没有说自己当时其实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盯着Dean那张脸,他大大的绿眼睛、卷翘的睫毛和丰润的嘴唇,完全忘记了言语,再也没有听进去Dean究竟在说什么。


Dean没有告诉Cass,Sam儒雅稳重的气质和酒吧其实格格不入,他高大,西装笔挺,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但是他说德语的样子却有种禁欲、收敛的性感。他饶有兴趣地听着Dean讲摇滚乐,时不时应和一下,带着温柔的鼻音,耐心听他介绍完了齐柏林飞艇的每一个成员。然后,他的目光就再也无法从他狭长的绿眼睛上挪开了。


评论
热度(63)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