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小英雄切爆切不拆。
漫威贱虫贱不拆。

电影和老动画爱好者。

喜欢还请多多评论!谢谢每一个点红蓝的小天使!

【SD】【史密斯夫妇AU】史密斯夫夫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上)


“Dean,我回来了。”西装外套和公文包被Sam随手扔在玄关的木质衣架子上,他向屋内探头,没有声音回应。

经过厨房,锅碗的位置和早上走之前时候一模一样,盛早餐的盘子和叉子、勺子还在水池里泡着,抹布扭作一团。水渍在水池四周到处都是。

Sam抿抿嘴,继续往屋里走,电视的声音渐渐清晰。Sam毫不意外看到Dean的脑袋靠在沙发上,手臂大字型撑开搭在沙发背,右手还拎着一瓶啤酒。

Sam露出一个大大的假笑:“Sweetheart?我、回、来、了。”他故意说了“sweetheart,因为每次Sam这样叫他,Dean都会露出嫌弃的表情然后回敬他一句油腻腻的“Honey”。

然而却Dean只是扭头快速看了他一眼说:“哦,抱歉,现在是Dr.sexy的剧情高潮部分,我没法走开。还有,我可没忘记今天我做饭!晚餐在桌子上。”说完Dean继续盯着电视。

Sam望向餐桌,外卖披萨的纸盒子还没拆开。 纸盒子上印刷的小人笑得极其夸张。

Sam强忍着脸部肌肉的抽搐,深呼吸了一口气。

“Dean,我以为‘今天你做饭’意味着你会下厨?”

“冰箱里没东西了,我今天也没有早下班。你知道的,Dr.Sexy不能错过,所以……”Dean耸耸肩,背对着Sam做了个鬼脸。

Sam走到冰箱前,猛地打开——果然,两颗卷心菜,一盒豆子,几根胡萝卜,一大块生牛排赫然躺在那里。

Sam走到餐桌前,打开披萨纸盒子——果然,芝士培根,双倍洋葱,双倍芝士。

Sam翻了个白眼,小声骂了一句“Not again!”


Sam没好气地坐在餐桌前,背对着Dean的方向,可怜的卷心菜被捅得稀烂,又狠狠地被Sam用叉子戳起来送进嘴里。

Dean聚精会神地盯着医生和护士在电梯里偷情的场景,Sam听到电视里亲吻的声效,再次翻了个白眼。

Sam吃完沙拉,开始洗自己的和Dean遗留没洗的盘子,把洗完的整整齐齐摆进橱柜。

Sam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和善,而不是像一个抱怨丈夫是个懒蛋的家庭主妇:“Dean,你记得今晚吧?Garth家的聚会?”

Dean看完了电视剧,坐在桌子前开始一脸享受地吃双倍芝士和洋葱的披萨。

“唔,记得,不过我要先出去一趟,店里有一个VIP顾客要求紧急处理他的车。”

“来得及?”

“放心,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VIP顾客要求必须由我亲自出面。我会及时赶到的Garth家的。“

“嗯哼。”

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各自低头忙着自己手边的事。


半小时后,Dean披着外套准备出门,关门的手停顿了一下,转头对正在洗盘子的Sam说:“回见,‘honey’!”

Sam还没来得及翻白眼,Dean就关上了门。

Sam在厨房的窗户前默默地目送Dean开着Impala离开,把所有的盘子都清洗完毕,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Samuel,给我目标现在的所在地。”


“Benny,给我地址。”Dean戴着蓝牙耳机,一说完,手机的地图上立刻出现了一个闪动的红色标记,位于五公里外的酒吧聚集区。

那家伙会躲在酒吧南侧的房间里,Good Luck。”

“噢,Benny,我做事从不靠运气。”Dean嘴角上扬,一个漂移拐进了街区。



Sam把车停在离目标所在的废弃仓库50米的地方,把消音枪插在侧腰的枪套里,跨出车门之前取下了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在水杯槽里。他不喜欢执行任务的时候戴着戒指。



Dean踏入酒吧,向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旁边的女人对他露出微笑,他回了一个痞痞的挑眉,却没有再做表示,而是和她擦肩而过,径直走向一个写着“闲人免进”的门。



Sam查看了一下仓库门上的锁,退后一步,抽出消音枪,“砰”的一声,金属的锁被子弹打得扭曲变形。Sam轻松推开门,地上坐着一个满眼惊恐的男人,颤抖的手握着枪,黑色的枪口对准门口的Sam。

“别过来!!再过来一步我就打死你!!!”



Dean推开门,房间中间有一个大台球桌,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另外两个站着靠在桌子边,握着台球杆。Dean立即意识到目标不在这里。

“Hey!这里是员工室!出去!”坐在左边的光头男人嚷嚷起来。

“我只是在找个厕所……嘿,你们在玩桌球?我可以加入吗?”

“你没听到他说的话吗?出去!”中间的黄头发男人挥挥手,一副赶人的架势。

Dean歪头,装作摇头晃脑重心不稳的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老兄,别这么刻薄……我看到那里有个球杆没人用!”

“但是我们已经人齐了,”右边的黑短发男人看到他手里的钞票,迟疑了一下,“那是Lucky的球杆。”

“Lucky?我没看见Lucky。他在哪?”Dean说着转了个圈,故意让脚碰上门口的椅子腿,扑到椅子背上假装摔了个趔趄。

男人们面面相觑,他们都以为Dean是误打误撞进来的醉鬼。

光头竖起来一根食指指着Dean,“等Lucky回来,你就让位置!”

“当然,老兄。”Dean露出一个傻乎乎的讨好的微笑。



“Yeah,很好的虚张声势。不过……你的枪里没有子弹,否则你早就开枪了。”

男人瞪大了眼睛,撒开腿想逃跑。Sam举起枪,冷静地瞄准。“咻咻”两声,子弹打进了男人的背后,男人狼狈地倒在了地上。

男人的脸还停留在死前惊恐的表情,暗红的血慢慢在地上蔓延开来。

Sam走过去搜他的包,很快找到了目标文件。

走之前,Sam顺手查看了一下他的枪——果然没有子弹,“预知者”又赌赢了。Sam露出一个满意的浅笑,把枪收回了腰侧。



Dean俯身撑好球杆,目光和白球、离白球20公分的红球三点一线,再猛地推动球杆。红球被白球撞击,滚入袋中。

“噢——!”光头男人发出了遗憾的嘘声,另外两个嘲笑他还打不过一个酒鬼。

他们又打了几轮,欢呼声,自夸,嘘声,起哄声此起彼伏。Dean毫不费力地打进了一个黑球,得意地拍了拍光头的肩膀,“老兄,加把劲!”

哄笑突然被开门声打断,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探头进来,疑惑地盯着Dean。

“你是谁?来找工作的吗?他是谁?”男人问他的伙计,顺手关上了门。

“就是个顾客……”光头男连忙解释。

“你就是Lucky?”Dean反问。

“我就是Lucky!”

“那你就是工作。”Dean迅速从腰间抽出两把消音枪,打中Lucky和光头。另外两个伙计见状反应过来,立刻想掏枪,Dean转身,两把枪分别射了两发,打中了两个男人的胸口。

四人纷纷倒下,光头男趴在了球桌上,五彩的球被碰得四处分散。

Dean收回枪,把摸过的球杆擦去指纹,准备离开。刚想开门,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一叠钞票还在球桌上,又悠闲转身。

Dean瞟了一眼趴在桌上的光头,“球技也太烂了点。”他有点嫌弃地嘟囔道。


评论
热度(53)

© rum朗姆 | Powered by LOFTER